bodu.com

律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第六感觉

不只是女人有第六感觉,我也有。我的第六感觉来自我右手的第六只手指。

七个兄弟姐妹中,爸妈对我偏爱是不无道理的:出生时,妈妈就多给了我一只手指。之所以叫“只”而不叫“根”,是因为它长在我右手大拇指根部下侧的左边,大约一节手指长,整个小手指无骨,只有皮和血管连着大拇指,不是如树杈直挺挺支着的那种,而像一颗挂在枝头的葡萄,摇起来拨浪鼓似的。

由于多一指,“多多”成了我的外号,我也成了小“明星”。亲戚朋友来了,都要一睹我的“多手”为快,就是路过的乡邻,也要上来察看一番,然后“啧啧”着满足而去。我那时感觉有点烦,有点怕。现在想来,这可能就是当“明星”的感觉。

它也长指甲,和其它手指一样慢慢长大,我渐渐适应了周围好奇的眼光。有时自己也会仔细端详把玩,看着小巧玲珑、珠圆玉润的它,摇动几下,很是可爱。人无我有,我一度引以为傲。

随着人们的新奇劲过去,我的小手指开始给我带来烦恼。有次在外婆家玩,刚下过雨,我在院子里乱跑,在烂泥地上踩出满院子的脚印,就听太公(妈妈的伯父)骂:“多手多脚,真是的!”我第一次感到了羞愧。

上小学后,麻烦就更大了。老师提问,我举起右手时,小手指在同学们眼前一览无余,大家就哄笑,后来我就只敢举左手。走路和做操时,我也要用袖子遮住它,生怕被人取笑。其实,我自己很喜欢我的小手指,只是小心地护着它,不想使它受伤害。

但伤害还是来了。小学三年级时,隔壁班有个外号叫“剥皮”的顽男生,我们两家住得很近。一天放学回家,我正走在一条坡路上,“剥皮”从后面追了上来一把抓住我的右手,说要拿我的小手指当“奶”吃,我死活不肯,“剥皮”就嬉笑着把我摁倒在地,把小手指塞进他的嘴里吸吮起来,由于我反抗,他咬伤了我的小手指。我哭着跑回家,妈妈边安慰边给我清洗。小手指还是发了炎,虽涂了药水,炎症非但不见好转,连接处的周围竟裂了一圈口子,似乎小手指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。我那时坚信,一定是“剥皮”的牙齿有毒。

因不见好转,爸爸决定带我去割掉小手指。我不情愿,但最后还是去了镇里的医院,唯一的外科医生给我做了切割手术。麻醉散后,我才感到钻心的痛。我牵着爸爸的手在大街上哭了几圈,哭的主要原因是痛,当然也因为失去了小手指而伤心。

那天晚上,我痛得几次在梦里哭醒。姐姐说一连几晚她都不敢睡,因为她担心我死去,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。

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郁郁寡欢,怀念着我的小手指。但我慢慢发现,我举起右手时,再也没人笑我了,做操和走路时,我再也不需要用袖子遮住小手指了。

小手指没了,“多多”的外号还是我的,现在回老家,还有人这样叫。

我知道,小手指一直没有离去。每当看见右手那块淡红的小疤痕,就会出现奇妙的第六感觉:童年那小小的忧愁和小小的骄傲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再审申请书

下一篇:

评论 (5条) 发表评论

  • 卓越
    卓越 : 欣赏美文.很好的博客.祝好!

    2013-10-22 19:08

  • 潘荷芬
    潘荷芬 : 来看看老朋友,越来越好了。

    2013-05-09 20:28

  • 方舟
    方舟 : 小多多变成老多多啦,哈哈

    2012-07-18 08:17

  • Emma Clanford
    Emma Clanford : 文章写的很生动,是一篇可爱的文章,

    2012-06-08 23:01

  • Lao Chen (阿牛)
    Lao Chen (阿牛) : *_*凭我的直觉,罗博士这段一定很忙。。。我没有理由不过来看看我的老朋友,~~~我走了几天去香港办点事,上午刚回来,呵呵。。。顺祝吉祥安康!!

    2012-05-19 14:56

发表评论
验证码